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法治新闻 >> 各地传真
广东省纪委暗访曝光四起“为官不为”问题
信息来源:新华网    发稿作者:fzxj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年10月08日   查看19042次   字体:[] [] []
 

扶贫资金优亲厚友,监管失位缺位;盗砂疯狂猖獗,执法软弱无力;渔民生计海滩遭霸占,执法不力惹民怨;垃圾填河污染严重,基层部门欺上瞒下……近期,省纪委继续加大暗访力度,发现了一批不作为、慢作为、乱作为问题。省纪委要求,各涉访地区和部门要高度重视暗访发现的问题,深入治理“为官不为”,认真组织调查处理,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责任,举一反三,落实整改,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。

  梅州五华岐岭镇

  扶贫资金优亲厚友 去世村民仍领补助

  新时期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三年攻坚的实施意见一出,梅州市五华县岐岭镇就有多个村的村民实名举报,称2015至2016年的多项扶贫工程都存在严重问题。其中,反映最为强烈的是农村危房改造补助问题。

  近日,省纪委暗访组找到了多次实名举报的岐岭镇联安村村民孔荣。孔荣反映,多名富裕的村干部亲属,领了危房改造补助款。从网上公开信息平台收集到的数据得知,2015年农村危房改造工程中,联安村共有35户,其中8户是村干部的亲属。更让村民怨声载道的是,去世多年的老人也能领到危房改造的补助款。村民称,一位叫罗秋兰的老人前年就去世了,但照样领了18500元的补助。

  这种情况在隔壁的黄福村也同样存在。村民称,村干部钟淑英的女儿去年还在读书,却成了危房改造补助对象;二十几年前就去海南岛定居的钟保基也有危房改造补助,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。

  村民反映,村干部在发放危房改造补助款中,除了存在优亲厚友的问题外,还存在向其他真正困难的村民收取一千到几千元不等费用的问题。多位村民写下了证词,都说在领取危房改造补助款后,得向村干部上交所谓的好处费、办公费等。每张证词下方,村民都按下了自己的指模。村民说,如果哪位领了补助款项而不交钱,村干部会不断打电话催促。

  针对以上村民反映强烈的危房改造问题,暗访组向两个村的党支部书记了解情况。联安村党支部书记孔详勤称:“农村工作,人情肯定有的。搞得一点人情没有,那是没法做的。”黄福村党支部书记赖悦开说:“反正是公家的钱……”至于从改造户手中收取一两千元甚至更高费用的问题,黄福村村干部钟梅初称:“那是多谢我的,是村民要感谢我们的。”

  针对村民反映危房改造补助中存在的种种问题,岐岭镇9月成立了工作组,并对孔荣举报的问题进行了初步调查。岐岭镇常务副镇长钟耀荣称:“村民刘近芳是村两委干部家属,已退回18500元。村民何丽两个儿子都在镇街上住,不符合补助标准……”至于村干部私自收取改造户好处费,镇里也明确说这不合法、不合理。

  暗访组还了解到,该镇一些村的低保发放也有问题,有村民反映不少家庭条件不错的村干部亲属,也能领到低保补助资金。村干部钟远清和妻子赖杏香,村干部胡俊坤和妻子何碧芳,他们家境均不错,但都领取了低保补助资金。更让村民无法理解的是,有多位早已去世的老人,还存在长期领取低保的情况。

  钟秋玉,黄福村村民,其家属写的证词证明钟秋玉老人于2013年11月去世,但村民在梅州网上信息公开平台上查到,从2013年第一季度开始,村里每月向钟秋玉发放150元,并于2014年提升到200元每月,直至2015年第一季度。同样情况的还有村民钟立志,他于2013年3月去世,但2015年第一季度低保名册上还能查到他的名字,而且每月金额是500元。

  针对低保存在的问题,岐岭镇负责低保的领导也觉得不可思议。岐岭镇人大主席梁桂华说:“2013年去世了,我们会报到县里去……可能是县民政局没有及时改,他们才两三个人干活,有些事情做不过来。”随后,暗访组来到五华县民政局救助股,从电脑里打印出来的低保名册上,果真能查到钟秋玉、钟立志的名字。五华县民政局救助股陈远洲称,“她死亡了,却欺骗我们,我们不知道的……”

  最后,暗访组对生态公益林补偿款发放问题进行了调查。村民提供的2016年生态公益林补贴表,清晰地列举了每户实发金额。村干部及村干部家属,一般都是每人五六百元,而普通村民则多是二三十元不等。联安村党支部书记孔详勤称:“村民小组长没有工资,我们靠这些分多点给他们,作为村民小组长的工资。”

  岐岭镇负责生态林的工作人员也承认,用生态公益林补偿款来发放村小组长福利的情况十分普遍。

  韶关仁化

  非法盗砂疯狂猖獗 执法罚款未落实

  韶关市仁化县周田镇瓦片地村村民向省纪委暗访组反映,十几年来,有人一直在流经该村的浈江河段里盗砂,挖砂者不仅盗挖河砂,还把岸边的陆地挖掉,导致到处坑坑洼洼,给出行安全带来隐患。从2014年开始,已经用水泥建好的防洪河堤与田基已有多处出现了大面积的崩塌。

  “现在家家户户都很小心,不让孩子去河边玩了。”当地村民说。

  村民告诉暗访人员,这种盗砂行为从2004年开始。当时该村村长与挖砂老板张承志签了一个十年的合同,张老板每年向该村上交3万元,该合同于2014年到期。到期后,张老板又与村长签订了十年的合同,这一次是每年向村里上交5万元。村民说:“我们村长陈永福找了几个人跟他签了合同,是私下签的,我们村民是不知道的。钱去了哪里都不知道,账目也没有。”

  据暗访人员了解,采河砂,必须要到水务部门办理采砂许可证,并要通过招投标的形式在规定的区域进行开采。但据仁化县水务局水政执法大队队长罗海聪介绍,张承志并没有去水务部门办证,属于非法开采,与村里签订的协议是无效的。而该村村长陈永福说:“这个我不管,他非法不非法,我们无权干涉他。”

  为阻止张承志非法盗砂,村民多次向水务部门举报,但每次举报都没有下文。有村民说,“有一次县水务局的人上午把他们的挖掘机装走,下午他又来了。”

  在仁化县水务局,执法人员称,对于张承志这种违法盗砂的行为,他们已经抓了好多次。今年9月9日晚上9时左右,张承志正在河里盗挖河砂,村民再一次来到河边对他进行阻止并报了警,等了两个多小时,水务局派出了工作人员。但让村民意想不到的是,明明是抓了现行,但执法部门却放了他。执法人员称,只有抓到实施非法采砂行为的现场,才能扣押车辆。张承志在电话中对暗访人员称:“我合不合法与你无关……公安算什么鸟?我当公安是死鳖……你去跟省里讲也好,水务局讲也好。”

  暗访人员了解到,2014年至今,执法部门每年一次,分别给张承志开具了3万元、55万元、50万元的罚单,而事实上到现在为止,一分钱罚款都没有落实。当地村民反映,就在暗访人员离开的第二天,张承志又在大张旗鼓地进行偷砂。

  湛江徐闻冬松岛

  职能部门执法不力 渔民生计无着落

  冬松岛位于湛江市徐闻县和安镇北部,是一座四面环海的小岛。岛上设有一个行政村,即冬松村,下辖十个自然村,岛上居民有6000多人,主要以采海捕鱼为生。这里海产品丰富,岛民本不必为生计发愁,但是,最近有多位自然村村长反映,近些年来,在当地村干部的带头下,冬松岛过万亩海滩涂被岛上一些强势人物非法霸占、瓜分殆尽,致使其他岛民采海被打,生活难以为继。

  北尾村村长孙汝清说:“这些人是用拳头、社会关系来霸占的,不关心群众死活。”东圹村村长邓广称:“群众意见太大,我们十个村长(自然村)起来全体反对。”

  村长们告诉暗访人员,村民祖祖辈辈都是依靠采海为生,但是自从海滩涂被霸占之后,村民就失去了采海自由,常常遭到霸占者的驱赶与殴打,有村民甚至还被砍断了手指。村长和村民们称,霸占者无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》,在未取得海域使用权的情况下,就通过暴力手段大肆非法霸占海滩涂,之后,要么自己使用,要么高价转租给他人养殖,从而获得丰厚的利润。

  由于没有剩余的海滩涂可采,村民们的生活陷入了困境。后圆村村长王广堪称,“岛上一百多个五保户,孤儿寡母,什么都不能采,哭声连天……”

  为了解决村民的生计问题,近年来,村长们多次向村委会和镇、县政府多个部门反映情况,但是问题却始终得不到解决。让村民意见最大的是,徐闻县海洋与渔业局近几年给出的清理整治承诺,都已超出了兑现期限。下坑村村长吕堪生称,“2012年县海洋与渔业局就发了通告,但一直都不下来执法。”

  冬松村村委会主任陆虎坦言,海滩涂被霸占是事实,村干部参与霸占也是事实,但这个问题村委会解决不了。在和安镇政府,镇长戴光宁告诉暗访人员,海滩涂被霸占要追溯到十年前,他们县镇也曾在2010年联合执法过,但由于后续管理跟不上,又死灰复燃。戴光宁称,县海洋局贴过几次公告,但就是没有下来真正执法。

  随后,暗访组来到徐闻县海洋与渔业局了解情况。该局相关负责人称,在整治冬松岛海滩涂的问题上,当地村委会和镇政府要承担一定的责任。徐闻县海洋与渔业局教导员陈辉国称:“也有村委会干部合股在里面,很多复杂的问题……县里人少没办法。”

  陈教导员还称,2013年该局曾组织20多人,花十几万元,在冬松岛调查摸底一个多月,查清了被非法霸占的海滩涂面积共5329.6亩,之后,他们发布了清理公告,制定了行动方案。但是暗访人员了解到,这些所谓的行动方案没有一个落到实处。到今天,海滩涂被霸占的面积已经高达近万亩。

  江门恩平

  垃圾填河淤塞河道 两相关镇推诿不担责

  江门恩平市君堂镇回龙里村,恩平市的主干河流——锦江河从该村穿过。近年,村民发现,位于该村的河段成了倾倒垃圾、余泥渣土的地方。

  暗访人员在现场看到,河道被填埋的面积很大,填埋物主要是废弃的陶泥、烂瓷片,还有一些生活垃圾与建筑垃圾。村民称,这些垃圾主要来自于附近的陶瓷厂。

  暗访人员围着垃圾填埋场转了一圈,发现入口有一道门,门被锁了。村民说,这几年他们向有关部门多次反映都没下文,直到今年8月,恩平市君堂镇城镇建设管理与环保局才采取措施,在这里设了一道门,并将门锁上。但一位村民说,“他的门口设锁是假的,到晚上会有人打开,那把锁是做给别人看的。”

  暗访人员在现场看到,这里留下的许多车印与倒下的新垃圾充分说明,这把锁根本未起作用。暗访人员还了解到,今年的8月9日,恩平市君堂镇城镇建设管理与环保局还向江门市环保局报了一份《整改说明书》。这份说明书里讲到,因为一些陶瓷企业将一些废角料倒入河里,造成污染,已要求相关企业将废角料清走,恢复原貌,目前已经清运完毕。但是,暗访人员在现场看到的情况是,不仅原来的废角料没有清走,而且还有新的垃圾、废料不断地往这里倾倒。

  恩平市君堂镇城镇建设管理与环保局局长吴杰华说,造成目前这样的现象,一是企业偷倒,二是源头没控制好。君堂镇并没有陶瓷企业,而相邻的沙湖镇有一个新型建材工业城,这些余泥渣土、垃圾都是来自于那里的陶瓷企业。他还称,该局为此多次找沙湖镇政府协调此事,但没有任何效果。

  但沙湖镇政府称,君堂镇从来没有就此事找过他们。沙湖镇党委委员何洪辉称,虽然沙湖镇有很多陶瓷企业,但回龙里村河边的余泥渣土、垃圾,绝对不是这些企业所为,君堂镇不能赖他们,得自己找找管理上的原因。(记者 赵杨 通讯员 粤纪宣)
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上一篇山东平度“3·21”纵火案主犯被执行死刑 下一篇新陷阱 “扫一扫”交罚款勿信

版权所有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依法治区领导小组办公室 联系电话:0991-2956513 2956521     [管理登陆]
地址: 新疆乌鲁木齐新泉街626号 邮编:830004 传真:0991-2956521 E-mail:fzxj@fzxj.cn
主办单位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依法治区领导小组办公室    www.fzxj.cn 法治新疆网版权所有
新ICP备08100392号 您是本站的: 位访客  当前在线 人 今日访问IP:  总共访问IP:

by:xj345.2011

最佳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.0以上
技术支持:新疆丝域互动信息科技